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窄屏浏览

元宵情愫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2-19 作者:南星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当年味渐渐地淡去,热闹的元宵节又把大家的心聚拢起来。 
  又是一年元宵节,看着小城一街两旁卖元宵的生意依旧火热。使我不由得想起长眠在故乡小山下的母亲,想着再也吃不到她做的元宵了,突然潸然泪下。 
  小时候,都盼年,我心里期盼的那个年,是把元宵节也包括在内的,心心念想着元宵节的花灯、焰火,还有香甜的元宵。 
  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当春节过后,我就和姐姐们盼着元宵节早点到来。只要元宵节一到,最忙碌的是母亲,最辛苦的也是母亲。就拿包元宵来说吧,母亲是最有办法的。那时候要想吃顿元宵还真得费一番周折:首先要把糯米和大米按一定的比例调好了,泡上一昼夜,第二天再把浆好的米捞出来,挑到有石磨的人家去。接下来就是开始拉磨,大多是两个人抱着磨杆,绕着石磨一圈一圈地转,雪白的米浆就顺着磨眼流到水桶里。母亲把米浆挑回家,然后装进事先准备好的面袋里空出水分,接着把面放进泥盆里搅匀了,就放到火炕上发酵。待到面发好后就开始包元宵了。母亲包元宵是最在行的,她和的元宵馅也好,虽然材料不全,但母亲能把仅有的材料充分地利用好,还放点自制的甜菜脯。包好元宵后,我们这些小孩子便伏在锅边上,双手拄腮眼巴巴地望着锅里圆滚滚的元宵,希望早些吃到嘴里。待到元宵出锅,就迫不及待地用手去抓,有时竟会因为急着贪吃而烫破手指。 
  煮熟的元宵晶莹剔透,裹在里面的芝麻馅依稀可见。用调羹把元宵放进嘴里,香香的,甜甜的,轻轻地一咬,芝麻馅似溪水般流出来,那个酥软糯滑,堪比人间美味。 
  时光在流逝,岁月在交替。如今母亲已离我而去,又到元宵节,我仿佛看到那一个个香香甜甜的元宵化为浓浓的思念在我的心里弥漫开来。(本文原载于2019年2月14日《商洛日报》第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