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窄屏浏览

镇安的夜市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2-22 作者:鲁娅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来安去安,小城镇安。这依着山靠着云的小城夜晚即将来临,在这长长短短,短短长长的人影中散发着它独有的不紧不慢。

谁能想到这静若处子,温柔若水的夜色里,还有“万家灯火吹箫一旁烤肉机上鼓风机呼呼的转动着, 随着火苗的窜动,小城镇安迎来了它夜里特有的喧嚣,夜市慢慢开始了。

夕阳还未西沉,夜色还未吞噬白日,闲走在街上,随处可见摆满了等待客人们垂青的桌椅,凹凸不平的白色桌子和配套的白色四腿凳子简简单单。如果几家烧烤店在一起,你不用担心坐哪家,因为他们没有明显的界限,因为哪家都一样好客。一阵微风,送来几缕炭火的味道,蹂躏着你的味蕾,勾引着你的魂魄,寻味儿望去,是一对夫妇在烤肉摊上烤肉,透过那一片缠绕着烟灰和水汽的灰色的雾气里,看到的是他们对生活的认真和信心。

陆陆续续,夜市上人声鼎沸,热热闹闹,只看见老板的影子在顾客中间来回奔波。

在这里,无所谓贵贱,不论你是夹着黑皮包挺着大肚,还是穿着白色衬衣打着领结,还是踏着破鞋衣服上沾满了泥土,大家在这里享受到的都是同样的待遇和同样的美味。围在一张桌子上, 放开了吃,放开了喝,享受着夜晚带来的清凉,体会着这份热闹带来的惬意,汇成的是你我都拥有的一个称心的属于我们自己的夜晚。

你看有一个桌子上一家四口,年老的老母亲,年幼的稚子,年轻的夫妇。老母亲用筷子将肉签上的肉吃力的往上推,终于从签子上拔了下来,缓缓地送进嘴里,旁边的儿子正在教他的老母亲,怎样横着签字用嘴吃烤肉,年幼的儿子学着老爸的样子,将嘴糊的像小丑一样伸手要水喝,估计这烤肉对他来说有点辣了。

干了一天的活,着实累死人了,今天也奢侈奢侈,只见围桌而坐的应该是刚放工的工人。挽起袖子或者干脆把衣服脱掉甩搭在膀子上,拉开凳子,松一下皮带,围桌而坐。就几串烤肉,来几杯干啤或者九度,消除一天的疲劳,过一回自己想要的生活,于是心里迷糊,眼也朦胧。

抬头偶尔看看对面高楼,透出温馨的橘黄的充满诱惑的柔柔的灯,也许有时候他们会感叹一句“楼这么漂亮,哪一扇窗是为我开的呢”。看看街道上疾驰而过的车流,透出似乎明亮的清澈的空明的目光,然后拧过头来继续喊着五魁首,六六顺……

桌子上有刚烤好的牛肉串和鱼。深褐色的肉块上零星的沾了些孜然和辣椒的调料,在灯光下些许闪闪发亮。你甚至都来不及仔细看就把它塞进嘴里,顿时孜然味、辣椒味和肉味将你的味蕾攻陷。你只有此味只应人间有,人生难得几回尝豁出去的冲动,管他什么保持身材,只管吃好了。

嘴里的肉还没有吞咽,就要拨开烤鱼上的葱花,去探寻美味的宝藏。掀开褐色的外衣,霎那间白嫩的鱼肉如紧裹衣服的少女,丰腴的胴体若隐若现,冒着的香气让你垂涎三尺,还没有尽兴,就只剩一条鱼骨如黄土被淋洗过后的沟壑。

不远处传来“来!再喝一杯”的劝酒声,还有“老板,烤个茄子”的呐喊声,以及店主“来!这边坐”的招呼声,声声入耳。这一切都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中随着时间流转,让人感到愉悦神宁。

烤肉机上鼓风机慵懒的打着瞌睡半转着,槽子里的炭火也渐渐变得柔了起来,夜市上的人也已经渐渐稀少,剩那么三两桌还卧在椅子上低头看着手机,脸上挂着微笑,似乎这里有他期待的温暖。一旁的老板开始收拾摊子,几只不知谁家的流浪狗,在地上悠闲地寻觅着,偶有几声狗吠划破这空旷的夜。此时的小城镇安便要进入一个安静而祥和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