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窄屏浏览

乡愁的篱笆墙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2-26 作者:任文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我不懂音乐,从小缺乏音乐的启蒙教育。后来,读师范必修音乐课的学习,总算勉强过了关。让我对音乐产生好感的是八十年代中国歌坛刮起了一阵强烈的“西北风”,一首《篱笆墙的影子》的歌曲唱红了大江南北,家喻户晓。那年月,无论你身在何处?不经意间会听到:“只有那篱笆墙,影子还是那么长……”一曲荡气回肠的歌曲,舒缓、悠扬,不由人想起乡间的篱笆墙,那花花绿绿的诱惑。 

犹记孩童撒野乡间,随处可见村庄房子周围的院子外,围起的一圈篱笆墙。那时的农村,村里很少有人家垒有院墙的,各家门前的空地连着一片菜地,那是唯一的自留地,用篱笆围着种植蔬菜。篱笆墙是用密密的树枝或竹片围起来的,用来阻挡那些偷偷溜进去的鸡鸭。 
  清晨,“吱呀”一声,谁家早起开门,正在吆喝着鸡鸭出笼。一群鸡去屋后地边嬉闹,一群鸭子摇摇摆摆出村道去了小河边。若你注意留神的话,鸡鸭路过篱笆墙的姿态简直可笑极啦!有公鸡高叫着昂首朝着菜园子眺望,有鸭子用尖尖的嘴朝篱笆墙缝隙啄,一群鸡鸭一边走头却偏向了篱笆墙,透过篱笆空隙望菜园子里那嫩嫩的绿意。 

篱笆墙上浅紫色的牵牛花不甘寂寞,迎着朝霞吹响了小喇叭,起床啦!起床啦!声声稚嫩。扛着锄头的村民在队长高音喇叭声中出工了,村道里传来了男男女女的嬉笑声,孩子们上学的脚步声,整个村庄沐浴着晨光苏醒。苏醒的山村热闹起来了,村前的小溪哗哗作响,溪边的柳枝绿叶欢快地吸收着晨曦的甘露,柳枝头的鸟儿在自由地穿梭、高兴地唱歌,鸡鸣声、狗吠声、牛羊声,此起彼伏,合奏出动听的乡村小晨曲,去迎接黎明时分的灿烂曙光。 
  漫步乡村晨曦,迎着晨风的轻抚,那柔柔的、湿湿的、润润的感觉,令人陶醉,使人神往。 

篱笆墙不仅是乡村最美的一道风景,也是见证乡村爱情的信物。在那个封闭的年代里,乡村里的少男少女谈婚嫁娶是由媒婆牵线的。既是情窦初开的男女相互爱慕,但来往也是有礼节的,不得“踩过界”。在居住集中的村庄,靠河一边挨家挨户建房,相邻之间有一道矮矮的篱笆墙隔着,那只是界限而已。邻家隔着篱笆墙相互拉家常、说笑话,你一把青菜,她一根黄瓜,隔着篱笆墙相送,其乐融融。哪家小伙子看上谁家的姑娘,往往以看篱笆墙攀藤缠绕的花儿为名,磨磨蹭蹭的,东张西望,这朵花很美,那朵花也很美,人看花,花看人。小伙子看花的心思十足,数落花的颜色、风姿,说得头头是道,说得主人家姑娘心动了,好戏开始了;若是主人家的姑娘不理睬小伙子,那八成没戏。也有例外的,小伙子隔三差五来看花,主动讨好主人家姑娘,问一问花种从哪里得来的?什么季节播种合适呢?需要施什么肥料?说得姑娘脸红耳赤的,甩下一句话来,“你这人真麻烦!”篱笆墙上的花儿演绎着爱情故事。这朵花有这朵花的美,那朵花有那朵花的风姿,竞相绽放。 

篱笆墙的魅力是无穷无尽的,因为它的美是质朴的、自然的而富有生命力的。篱笆青青,把春天的种子撒下,春风吹,花儿藏在绿叶间,顾盼生姿,娇俏可爱。夏雨下,篱笆墙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牵牛花、丝瓜花和扁豆花,花香弥漫农家小院,花枝招展,蜂飞蝶舞。秋天到,篱笆墙上呈现出丰收的景象,藤叶渐落,果实更加突兀,瓜是黄黄的挂着,豆是绿绿的串着,竞相摇曳,构成了一幅生动的山水彩画。冬日,寒风刮得树叶“沙沙”地响,篱笆墙随风发出悦耳的哨音。偶然间,就会看见那缠绕篱笆墙的藤蔓上挂着一个黄灿灿的大南瓜,或者一个风干了的豆荚,让人惊喜!大雪飘飞的日子,积雪覆盖了篱笆墙,撒野的孩子们跳过低矮的篱笆墙,堆雪人、打雪仗,玩得好开心。站在一旁的父母亲看顽皮的孩子尽享大自然带给他们的乐趣,不由会心地微笑…… 
  那时,好玩,篱笆墙成了村里孩子散学后的乐园。放下书包,囫囵吞枣吃了饭,直奔村西头“五保户”王爷爷家,小伙伴们陆续到齐了,孩子王宣布滚铁环的游戏规则:沿着王爷爷家“U”字形篱笆墙滚铁环,看谁推着铁环向前走,不倒地。铁环是用一根粗钢筋弯成的圆圈,用一个半圆的钩作“车把”推动铁环滚起来。比谁跑得快时,两个人同时出发,滚着铁环拼命往前跑,快者胜;比谁慢时,停在原地不动,必须保证铁环不倒,时间长者胜。滚铁环,没有多少技术可言,一学就会,又熟能生巧。我手笨滚铁环不得要领,沿“U”字形篱笆墙滚铁环转弯处出差错,铁环好像不听我的使唤,往一边倒地。王爷爷爱我们这些孩子,常让我们到他家玩,滚铁环的用具就是他为我们做的。看到我滚铁环转弯出错,王爷爷告诉我:“手握一只铁钩钩住铁环,推动铁环向前滚动,要有耐心和平衡的技巧。”王爷爷边说边操作示范,让我尝试多次才有所悟。 

回忆起滚铁环的童年,抹不去的是那篱笆墙的影子、滚铁环的场景还时常在睡梦中浮现……岁月更新,童年的游戏多么的单纯而美好。 
  每次回到老家北山,我喜欢一个人与老屋对视,寻找那童年生活的篱笆墙,篱笆墙上童年的梦。如今的乡村已经不再有篱笆墙,代替的是高高的水泥院墙,村里没有了蜿蜒的小径、少有悠闲觅食的土鸡,少见闭目养神的猫……曾经美好的,让人温暖、留恋的那些元素。 
  我怀念那本真、质朴的篱笆墙,它沾着泥土的芬芳,它承载童年的记忆。 
  也许怀旧吧,我在居住的城郊小院花坛边围上了竹篱笆。闲暇的星期天,搬一张椅子静坐竹篱笆前,或看书,或思索,或听音乐,看阳光爬上竹篱笆,竹篱笆爬满牵牛花……(本文原载于《商洛日报》2019年2月19日第7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