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镇安影像 正文
窄屏浏览

又是一年樱桃红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4-26 作者:倪方海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谷雨一过,镇安的布谷鸟就把乡村的樱桃叫红了,于是街上卖樱桃的人就多了。用竹篮装上晶莹红润的樱桃,再覆盖上几片绿树叶,树叶下玛瑙似的樱桃,粒粒饱满,颗颗圆润,那种诱惑,会让人一阵阵地咽下口水。

那诱人的樱桃,会让人把手伸向衣兜,用几张十元小钞换来一大袋樱桃。回家后,把整袋樱桃放在水龙头下,放水冲洗,再空水,看到水中漂浮的红樱桃,就迫不及待的挑几颗吃起来。

吃樱桃也是按童年的吃法进行的,先是挑选其中颗粒最大最红的,一颗一颗放进嘴里,轻轻地挤破,慢慢吮吸其甜味,用舌头将果肉与果核分离,吞下果肉,吐出果核。贪其色,品其味,食其肉,这种滋味也称得上是神仙般享受。接下来就是大把的抓起樱桃放在嘴里,大口的咀嚼,一阵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一袋樱桃就被消灭掉了。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吃法,樱桃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味道,可是看着窗外,心中却莫名有一种失落。

不由得想起童年时故乡那些樱桃树来,屋前一棵,屋后一棵,靠近山坡的地里种了十几棵。屋后的那棵树樱桃熟的最早,那是我们一天天盼红的。四月樱桃花落后,就冒出一颗颗绿色的小精灵,每天放学后,我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看樱桃长多大了,是不是该红了?一天一天,樱桃由绿变黄,再由黄变红。当走近樱桃树,会突然发现一颗红的透亮的樱桃,那种欣喜的力量让人一口气爬上树,摘下那颗樱桃,而同时,也惊飞了树上的鸟儿,原来它和我们一样,也天天惦记着樱桃什么时候会红。

我弄不清楚靠近山坡的那十几棵樱桃树是父亲什么时候种下的,直到每棵树都挂满了樱桃,邻里们都来尝鲜时,我才正式地在大脑里下令屋后那颗樱桃树可以不用去了。或许是父亲的手气好,这十几棵樱桃树在种下后无一棵树死掉,父亲也因此骄傲了好一阵子,说有点不相信“樱桃好吃树难栽”这样的话了。从此以后,我要大把的吃樱桃,不需要再爬到树上,只要在这十几棵树周围走一圈就可以了。

樱桃结得繁盛,把树枝都压弯了,亲戚邻里都来了,父亲就高兴地招呼大家,说随便吃。于是大家都放开了吃,有人说樱桃好甜,也有人说樱桃好酸,还有人说樱桃酸酸甜甜地,味道好得很。还有人不小心折断了树枝,树枝上还有没有成熟的樱桃,父亲也只是说可惜了,却没有责备的意思。成群的画眉也飞来了,欢快的叫着,从这颗树飞到那棵树,父亲一边看着,一边让人把手中的土块放下。

樱桃又大又红,怎么也吃不完,有人给父亲说城里的樱桃价钱好,我们这离县城近,可以摘一些到城里去换钱。父亲说试一下也行,我们全家人起了个大早,听着画眉欢叫,不多时就摘了几十斤樱桃。父亲和那些贩樱桃的一同挤上去县城的班车,而我们则继续摘。才半天功夫父亲就回来了,高兴地说,还可以卖上几十斤,于是装好樱桃,又挤上了去城里的班车。傍晚,父亲与同去的贩卖樱桃的人一起回来了,那些人一见到我们就诉说,和父亲一起就做不成生意,称得那么高,还让人把坏的樱桃挑走,更是气人的,有些人吃了半天,才称了一斤,吃的比买的还多……可是父亲只是一笑,我不是卖的最多的吗?这钱也没少挣。

樱桃树年年都开花结果,邻居们每年也都来吃樱桃,父亲照旧是年年去县城卖樱桃,每年也会有人吃了好一会才买一点点的,但是父亲的樱桃总是第一个卖完。

后来,我考上师范,到了外地,每年五一放假,我都好想吃到家里的樱桃,可是学校离家太远,回去一趟又不方便,这事也就想想罢了。再后来,父亲把家搬到了山下,山上的房子卖给了一个姓黄的木匠,那十几棵樱桃树也一起给了黄家,而我自从父亲搬下山后再也没有吃过那十几棵树的樱桃了。大约过了五年多,我听父亲说到,真是可惜了,原来,黄木匠把樱桃树全部砍掉了,说是要种玉米,怕树荒了地。

现在,父亲在家门前种了桃树,银杏树,却没有种樱桃树,我没有问他为什么,可能他是忘记种了吧。现在,不同了,父亲会年年买樱桃,只不过他已经不爱吃了,或许只是想回忆一下当年卖樱桃的情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