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窄屏浏览

日出海棠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1-17 作者:安好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曾在徐志摩的文字里欣赏过泰山日出,也曾夜爬华山与万人同观日出,唯有小城镇安海棠山的日出,令我无比难忘。


海棠山像一把展开的扇子,把小城揽在她温暖的怀里。最初知道海棠山,是因海棠石,独有的奇特花纹,曾让奇石爱好者疯狂了一阵。后来因为海棠山上的古寨,摄影爱好者涉足,无意间发现了云海。照片一出,立刻刷屏了镇安人的朋友圈。

看了影友们的照片,我再也按耐不住了,终于等到合适机会,相约影友一起上山。


深秋的凌晨四点,夜色还没散尽,出门须开着灯,头天约好的五个人准时在路口会合。

出城十多分钟,穿过火车站,上山不到几百米,雾气笼罩前路,司机路熟,还是缓缓的谨慎行驶,半个小时后,走到云层以上,车路没有了,停好车,扛起三脚架,踏上石阶小路,开始登山。此时,东方天际已经露出鱼肚白。

六点二十日出,我们要赶在日出之前,到达山寨最高点。

天色泛蓝,尚可辨识山体。六点时,天际出现一条橙红,太阳就要出来了,赶紧加快步伐,和时间赛跑。

整个天空俨然一口巨锅,严严实实扣在大地上。太阳像将要分娩的婴儿,慢慢的慢慢的挣扎,将天际撑开一条缝,缝隙渐渐变大,变大,山体和天际的交界线的颜色逐渐丰富,橙红,橘红,紫蓝,淡蓝。


红色一点一点加深,变成橙黄,金黄,溶液般的,涌出一点再一点,哗,整个太阳出来了,黑暗瞬间遁去,群山将太阳虔诚托起。整个世界都在欢呼,喜迎这崭新的生命,光明的使者,力量的源泉,接受这圣洁的洗礼。

云海拍着浪花,向着太阳的方向涌动;树叶欢唱,鸟儿鸣啾;就连石头上的青苔也激动得发抖。

美使人喜悦,而美到极致的时候却会使人忧伤。

我垂下双手,深深注视着她,忘记了按相机快门。

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之后,我以为自己的泪腺已经枯萎,感情亦麻木。没想到此时此刻,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毫无征兆。

也许,心灵唯有在大自然中才能回到她最初的模样,和每棵草,每片叶,每朵花,每阵风,每一缕阳光共同呼吸,有着同样的脉动,才有“鸟惊心,花溅泪”的物我两惜的境界吧。


云海随着气流,一会儿由东向西,一会儿从西流向东,群山时隐时现,蜿蜒的公路就像在海里翻滚的白龙,不见首尾。脚下的群山、小城都沉没在一片云海里,对面山上平日高高的大坡寨,此时也是一个小岛。如果有条小船,是不是就可以去往东海。甚至有些怀疑,我们刚刚离开的小城,是不是真实存在。如果我在这里扔一块饼干到我们的小院,妈妈会不会相信天上真的可以掉馅饼。

小城的朋友打电话说今天又是阴天,干啥都没心情。我哈哈大笑起来,录了一段小视频发给她。她说你在哪里,我们不是一片天吗?


云雾缓缓升腾,逐渐稀薄。山露出来,村庄显出来。十一点左右,太阳已在头顶,云雾散尽,我们生活的小城,像孩子搭的积木,车如瓢虫,人似蚂蚁。

下得山来,心情格外轻松:太阳每天都会升起,为了每一位热爱它的人们,每一棵需要它的小草。如果你的天空在下雨,不必难过,相信穿过这个云层,依旧是艳阳天。

遇到困难时,想一想那轮初升的太阳,心情就豁然开朗。

没事的时候总想去海棠山,独自一人,或三五好友,看一次日出,赏一回云海,便天宽地阔,日朗风轻。

靠在历史悠远的石墙上,放眼这云海茫茫,沧海桑田,只觉得,人生美事莫过如此。

“梦断天鸡喔,起看旭日升。遥闻青海沸,瞥见彩云腾。 ”再读这首诗,字字句句一跃而起,与眼前景色合二为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