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窄屏浏览

童年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2-13 作者:鲁娅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现在的我总是很念旧,似乎很容易回顾过去,是老了吗?也许是真的开始老了,想想不知不觉自己竟到了而立之年。
       依稀记得曾经常会吆喝一大帮子伙伴来家里玩,我总是偷穿母亲的鞋子装大人模样;或趁母亲不在家用对联纸涂嘴唇;或把月季花瓣撕成指甲大小贴在指甲上;或与姐姐掐一些鲜嫩红薯茎做项链套在脖子上......
       凡此种种,不过虽为女子,我不经常做这些,反倒是喜欢上山下河爬树,满山溜达。母亲嗔怪我:“这哪是女娃子,土匪一个!”所以童年的生活,我得感谢曾经日日夜夜脚踏的厚土,却不想那个时候幼稚还暗暗埋怨自己就怎么生在了这黄土地上。现在想想,还是故乡那片无私的厚土养育了我,也给了我莫大的关爱。
       在家我排行老二,头上有个姐姐,底下有个弟弟。或许是当我能记点事的时候,有邻人告诉我小时候被父亲送走,但是我哭死哭活,不吃不喝,那人家看养不活便将我送了回来的事实后,性子里总有那么点倔强,但总体上还是听父母话。所以童年里的记忆除了上学读书外,大抵多数时间我是在故乡的山上度过的。
       记得小时候家中境况不是很好,逢年过节给姐姐和弟弟会置办新衣服,我大多时候穿姐姐穿小的衣服,但却也不曾怪过父亲母亲。也许是性子使然,隐约记得大概是上小学五六年级,最多的印象就是放假独自一个人背着挎篮拿个农村盖房钉椽子用的大钢钉就上坡了,选好一片较熟悉的林子,满山转悠,寻找着自己的“宝物”,忘记了吃饭,也忘记了害怕。
       所谓“宝物”就是可以卖钱的叫火藤根的一种药材,到底是在农村长大,平时也跟着村里的老人上山玩,这东西我是认得的,一般在一些年数老点的树根或稍陡的石缝中长着。火藤根的长茎很有韧劲,不容易扯断,心形的叶子天生的发亮,叶子上对称的分布着白色线条型叶斑,就是因为这白色线条型叶斑,我能准确的在杂草丛生的藤藤蔓蔓中分辨出火藤根,也能老远的看到峭壁上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火藤根叶子,根据茎叶的茂盛和长短程度,我也能大致判断埋在土里的“宝物”有多大。
       也不知道自己就这样在故乡的山上转悠了多少个清晨与黄昏,看着屋檐下一天比一天多起来的火藤根,心里就很满足。放羊式养育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也并没有反对我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满山转悠,后来还是母亲帮着我把辛苦挖来的“宝物”拿到城里卖了,记得当时大概换了四十多元钱,现在想起这四十多元钱在二十年前对我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用这笔巨款母亲带我买了一条裤子。
不同的季节大山有不同的恩赐。春季百花齐放的时候,最喜欢是三五成群上山摘金银花,满桦树林跑的找兰草花,或是将它养在家里,或是多了拿到城里去卖......
        所以现在我深深的爱着养育了我的那片黄土地,每每回到老家抬眼看见围在院子不远处的大山,都会想起曾经在那深林里有我无知无畏的身影。也感恩故乡的黄土,任我在她身上索取我想要的一切,佑我在那一片土地上长大成人。
       故乡的童年虽有说不出的辛酸和坚韧,但大山的恩赐童年也是快乐的。
       最期盼的是放学后可以约上同伴背着挎篮上山。背挎篮是玩的幌子,其实是上山去玩了,玩他个昏天黑地的,背一挎篮柴火回来,母亲就不会责备。这种方法屡试不爽,现在想想母亲怎不知道我去疯玩,只是不说罢了。

      故乡的恩赐,母亲的宽容,童年的生活也丰富多彩。在山上爬树、掏鸟窝、找鸟蛋、挖老鼠洞、偶尔追野兔子......最开心的是顺着山上溜柴的道,找一段稍滑溜的的从上往下出溜,真是不亦乐乎,有时摔得头破血流,回家不敢言语,苦痛也只有自己忍了,谁叫自己贪玩呢。有时候玩得忘记了写作业,晚上就点灯夜烛,这时母亲便要责备:“白天游四方,晚上补裤裆”。听了母亲的责备,以后再也不敢犯了,也多亏了母亲的责备,也才能多念几年书。
       小时候的我似乎比现在要更犟一些,记得一次母亲让我去帮爷爷放牛,我怎么也不愿意,和母亲斗起气来。不愿意去是因为之前帮爷爷放牛的时候,邻居家的牛与爷爷家的牛打架,将爷爷家的牛角打掉了,吓得我拿着牛角一路从坡上哭回家,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放牛了。母亲至今也不知道我当时竟那样犟的原因,总之母亲没犟过我,气得母亲用家里的抬水杠子抽了我几下,并撂下狠话:“这个死犟女子”。至今母亲有时候都说我是姊妹三个里面性子最犟的。
       还记得当时因为负气独自一个人,沿着经常上山的路爬到山顶,心里满是委屈,站在山顶,看着被山包围着的沟沟岔岔的村子和时有时无的公路,想着这路一直会通向哪里,是不是远方的田野会有不同的人和世界,似乎有模糊的身影,是我长大离开了这让我讨厌的大山。我在山顶有路的地方无所事事的瞎走着,偶尔拉扯手边能够得着的不知道名字的野草,将它扯断,就这样无畏无惧的走着......直到夕阳斜照。也硬一直捱到灰色的夜幕将我围进一片昏暗中,才斗胆穿过有些阴森的松树林回家。
       回想这一切,故乡的山是包容的,无论我是开心还是难过,无论我是向它索取,还是伤害它,它都毫无怨言。
我的童年在故乡的大山里悄悄溜走,但大山的包容,大山的稳重,大山的无私,让我感恩于它,感恩它的养育,感恩它的关怀,感恩它让我明白生活的不易,也感恩我的童年生活,让我坚韧与宽容,才不觉得这漫漫人生的艰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