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正文
窄屏浏览

一畦春韭绿

来源:镇安旅游 发布时间:2019-03-18 作者:华成钧 发布人:旅游局 浏览次数:

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每次想到这句诗,脑海里就会铺展开一片美轮美奂的田园风光。层层叠叠的梯田,错落有致的排放在几户小桥流水人家屋后的山岭上,花开有声,叶动有影,稻花飘香,韭绿怡人。

在农村,韭菜是覆盖农户最多的一种蔬菜种植。房前屋后,只要有巴掌大块地,就会看到长势旺盛的韭菜。韭菜性情泼辣,一点也不娇贵。只要在有土的地方,洒下种子,几天后,就会看到针尖般细密的绿色幼芽顶破土壤,涩涩的在阳光下微笑,眼瞅着叶脉渐渐的变宽,一点一点的向上生长,一个月的工夫,第一茬韭菜就可以成为餐桌上的佳肴了。韭菜的生命力很强,不管割的时候,留下的根茎是长是短,总会越割越旺,越长越粗。

韭菜很勤快,只要种下一畦韭菜,家里就不会“缺菜”。每家每户的韭菜地都排列成了天梯的样子,一层是刚割完的茬口,一层是生长了二三指的嫩绿,一层是葱葱郁郁的翠绿,还有一层青绿摇曳着等待着主人的采割。一缕一缕的割,一茬一茬的长,春秋夏三季,韭菜是饭桌上的常客。

小时候,老家院墙外,种的几垄韭菜的香气,弥漫了整个童年。韭菜炒鸡蛋,韭菜素水饺,韭菜炒茄丝,韭菜炒豆腐,还有妈妈精心腌制的韭花咸菜,很多很多不同口味的韭菜菜肴,在童年的饭桌上引诱着我的味蕾,一直到现在,我还常常怀念童年饭桌上那缕韭菜的味道。

韭菜是一种普普通通的蔬菜,貌不惊人,味却压众,切好的韭菜,不用做熟,已经香飘左邻右舍,让闻到香味的人垂涎欲滴。厨房里,韭菜算是众多蔬菜中最“平易近人”的菜了。肉的,素的,海鲜,不管凉拌,热炒,还是制作成馅,只要愿意把韭菜放进去调配着做,韭菜就会和所有的“搭档”配合默契,增加菜肴的美味。

韭菜不仅仅泼辣,还有一股“野性”。“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凛冽的北风送来冬天的寒冷时,它静静的躺在皑皑白雪下,孕育着生命的力量,当春风刚刚解开冰冻时,漫山遍野的花花草草还都在沉睡,其他的蔬菜的种子还躺在温暖的摇篮里,没来得及种下时,它已经缓缓吐绿,准备着又一场生命的盛事。

乍暖还寒的春天,所有的果蔬都害怕倒春寒,正在孕育的花蕾和崭露头角的幼苗,经不起姗姗来迟的春雪的亲抚,往往一场飘逸洒脱的春雪过后,原来已是春意盎然的枝头和田地间,变得异常的萧瑟和萎靡。唯独韭菜却不以为然,只是稚嫩的叶稍会由翠绿稍微的改变成墨黑,狭长的叶子依然会软剑般精神抖擞的舒张着,郁郁葱葱的生长。

遭遇暴风雨后的韭菜,也会趋于强势,匍匐在地。一地狼藉的韭菜,看似凄惨,其实不然,它们正在默默地储备力量,准备着明天的崛起呢。不信,你看,一宿的功夫,韭菜那软弱无骨的狭长绿叶,就会挺立起来,站在阳光下,惬意的微笑。

袅袅炊烟,飘着一缕韭菜香, 喜欢韭菜馥郁的香气,更喜欢韭菜的朴实无华,坚韧不拔。